新利18在线

首页 > 正文

浩沙健身“跑路”,传统健身房如何走出信任危机-_凤凰网体育_凤凰网

www.levitrakaufenohnerezeptindeutschland.com2019-08-16
?

%5C

|马连红

随着该国最早的连锁房屋的突然倒塌,浩沙的健康状况变得越来越尖锐。更糟糕的是,消费者对健身行业的信任再次出现。一切都变得越来越糟。

失去消费者支持对健身行业来说是致命的。为什么健身房经常运行? “预付卡”真的是杀死健身房的罪魁祸首吗?健身房应该如何度过这种信任危机?

浩沙健身的倒下:被挪用的预付卡费才是罪魁祸首

“老式”健身品牌的崩溃令消费者和业界人士感到震惊。为什么拥有大量用户,数十家公司甚至数百家线下商店的品牌一夜之间垮台?

众所周知,Hosa Fitness自成立以来一直使用预付卡模式。从外部世界来看,浩沙健身现在处于一个位置,因为管理层并未接受时间的变化,甚至将故障归因于预付卡型号太落后了。但实际上,母公司浩沙集团(Hosa Group)的倒闭是其隔夜关闭的主要原因。

%5C

2011年12月,浩沙国际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并经营中国最大的室内运动服品牌,成为中国首个上市泳装品牌和首批上市瑜伽健身品。该品牌和第一家上市健身行业品牌,其股价在2015年8月曾一度站在历史最高点4.51港元/股,当时市值超过7亿港元。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浩沙集团彻底倒闭之前,浩沙健身尚未被列入上市业务。

2017年6月,在会员战略会议上,Hiroshi董事长石红柳也宣布,他将在两年内投资超过10亿元建设浩沙体育健康生态区,并在5年内向全国市场开放浩沙健身专营权。实现“百城商店”的目标。

%5C

浩沙董事长石红柳

然而,事实上,浩沙国际此时已经是权力的终结。根据浩沙国际2017年底发布的财务报告,2017年的营业额和毛利分别为人民币11.99亿元和人民币5亿元,同比增长8.6%,比2016年下降11.8%。毛利润利润率为41.7%,同比下降9.7%。 2017年,公司的流动负债总额比2016年增加了近70%,从5.9亿元增加到9.88亿元。

不难想象,当卖空机构卖空时,资金链紧张的母公司不得不使用Hosa Fitness的原始储备,甚至是预付卡带来的短期现金流。根据浩沙健身前首席执行官吴成汉的说法,《中国新闻周刊》透露,在关键时刻,浩沙集团想利用浩沙健身的现金流来填补股市的漏洞,通过快速卖出的卡交换现金流模型。但是,股市漏洞高达12亿元,短期内无法填补。五个月后,浩沙集团终于崩溃了。

健身房跑路:监管制度下的漏网之鱼

与连锁品牌相比,赚钱的肆无忌惮的体育馆是最讨厌的。

“现在注册可以使用半折”,“充值100送500”,“注册送体脂秤”.大多数人都将面对如此大量的促销促销活动温暖,但这是肆无忌惮的健身房欺骗用户的诱饵。在花了一大笔钱成为会员后,我有一天去健身房,被告知商店已关闭。

根据中国消费者协会2019年上半年发布的消息,全国消费者协会共接受了起关于文化,娱乐和体育服务的投诉。投诉比例同比增长1%,包括健身服务投诉。 7,738例,投诉数量增加了72.6%。

%5C

款来限制消费者的权利,减少或逃避他们的责任。

目前,传统的健身房大多使用预付卡,年卡和消费前行业的成员。在大多数情况下,由于预付费用户的数量不是很高,一旦企业侵权,权利保护的时间和经济成本就会更高。高,消费者的利益无法及时收回,他们只能等待长期的权利保护。

而这些跑步健身房正抓住这个监管漏洞,甚至一些非法商人也采用“射击一个地方”的方式将健身房变成非法收款的手段。在开业之前,他们出售各种会员卡和预付卡。然后他们招募了一群不了解真相的职员。他们承诺,只要他们拿到健身卡,他们就会获得高额佣金。开业后,他们将集中工资和奖金。经过一段时间后,他们会拿走钱,继续在另一个地方挖人。许多健身爱好者通过预付卡在健身房支付数千元甚至数万元,健身房需要数千万美元。

严管“预付卡”,健身行业急于告别跑路时代

从上述观点来看,无论是体育馆里的钱还是因为管理不善而失败的品牌连锁店,看来预付卡是所有主要行业的共同营销工具,是问题。

%5C

图片来自人民日报。

这笔钱没有受到监管吗?不必要。早在2012年,商务部就发布了《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明确规定发卡企业应向商务部门备案,提交材料,登记的证件无有效期。发卡企业应当严格管理预收款项,如果不提供产品或服务,退还卡。体育馆为会员办理的会员卡和预付卡应符合上述法律法规。

但发卡企业如何管理这笔资金呢?有没有第三方监督?似乎没有提到预付卡缺乏强有力的监管措施,就像早期自行车存款被分享一样。一旦企业转向其他目的,它就会打破资本链并逃之夭夭。根据GymSquare发布的“0x9A8B”,健身内容平台,结合三体云运动,74.7%的转移和关闭商店的核心原因是现金流量细分。储值卡的现金流量模型使体育馆更容易受到风险的影响。私立教育工作室是一个灾区,生命周期为六个月到一个月。

在如此缺乏监管市场模式的情况下,消费者预付卡更像是投注,因此对行业中的负面新闻极为敏感。

幸运的是,行业人士和市场监管机构都意识到了这种情况的严重性。一些健身房推出了按次付费模式,完全取消了预付费卡型号,但这仅适用于中小型健身房。对于具有大空间和相对高成本的健身房,按次付费不具有成本效益,并且预付卡型号保持不变。将是首选。

全国各地的Hosa健身商店也正在协商转移。不久前,Hosa Fitness(福建)更名为“Aohu Sports”,无论是已经做过卡片的会员,正在做卡片的消费者,还是计划做卡片的消费者,以及消费者参与不同卡片促销活动全部有效,原始用户权利不会更改,并且会对卡片或续订卡提供更多保护。

%5C

除了Hosa Fitness,其他本地健身品牌也将陆续更名。内陆体育党表示,他们希望通过将每个连锁品牌健身房统一为一个品牌来确保品牌的相互保证。

市场监管水平也在寻求出路。从2019年1月1日起,上海正式实施《2018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同时支持实施文件《上海市单用途预付消费卡管理规定》。消费者可以根据相关文件维护自己的权益,合理要求商家退卡。同时,该文件还澄清了严重的不诚实纪律措施。此外,上海还建立了上海单用途预付费消费卡协同监管服务平台,开创了全国范围的商户,银行和政府部门实时对接协同模式。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